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教育

“以书会友”这种事

2018-11-08 17:46:34
“以书会友”这种事() 如今的作家,大多文章精致,混世精明,适应现实环境的能力,其著书立说,知人论世,难免会落入小格局小气象里的“小知之道”。

在思想浅陋的畅销书大行其道的当下,坦白说,那种瞬间便能以精金翠玉般的智慧光芒、甘露醍醐般的深邃思想、生动犀利的讽刺幽默等“大知之道”品质攻陷我内心的好书是经年罕见了。

直到在网上淘到刘诚龙先生的历史随笔杂文集。

知道并记住刘诚龙这个名字,完全得益于全国各类一纸风行的文摘报刊,因职业缘故需大量阅读浏览,该类报刊林林总总我订了不少,每每遇到精彩至极使人拍案叫绝的文章,便会不由自主瞟一眼作者名字,后来发现,但凡给我留下深入印象的文章,十有六七出自刘诚龙笔下。

自那时起,我便开始特别关注刘诚龙这个名字,并从网上买齐了他的所有书籍。

次接触到刘诚龙的文章,私下直惊叹,历史杂文与历史随笔竟然可以这样真气淋漓而又随心所欲:有理有据却又天马行空,嬉笑怒骂却又洞烛幽微,东麟西甲而又妙语连珠。

八竿子打不着的事他偏能天衣无缝地拉郎配,言在此而意在彼,透着顿悟与大知的阅读支点俯拾皆是:比如他写《吕事主的贪道》“贪口大的,吐口小的,与人方便,才是自己的方便。

”再比如他在《修辞手法》中讽刺齐桓公身边拍马屁的宠臣易牙,亦能见人所未见“送一朵玫瑰是诚,送999朵玫瑰可能是修辞手法了;煮一盘饺子是诚,煮一盘儿子是修辞手法了。

”他在《只能和曹操赛呆》1文中,揭秘“杨修之死”内因时写道“和曹操赛聪明,再聪明也是愚蠢,和曹操赛呆,再愚蠢也是聪明。

”何等生动传神的笔墨,何等高妙的视角与见解!只有才、学、识兼备的大知之人,才能这样站在视线开阔的高远处,透过历史的烟尘,透过人性的深层,以俯视的姿态洞彻古代庙堂里五花八门的人物与事件。

虽与刘诚龙素昧平生,但通过浏览他的书籍,感觉与他神交已久,私下亦希望将他那些学问深厚见识的佳作妙文介绍给更多读者,因而试着以多种方式与他联系。

多番未果的情况下,某天灵机一动,何不试试博客留言?那时疏懒的我既未建博客,亦未开微博,但为了联系上诚龙先生,我平生次开通了之前刻意阔别的博客与微博。

这种举动似有粉丝之嫌,但做诚龙先生的一名粉丝,我是情愿的,并未感到丝毫不妥。

以书会友这种事,之前我完全是当古代传说来看的。

但现在,我相信这个世界真有一种东西叫做奇迹或缘分。

在阅读完1本精神视野极其宏阔的历史随笔后,依托于互联网,我和此书的作者诚龙先生结为了挚友,之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