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法律

遗失的那些童年你和杨明毅还能记得多少

2018-11-08 10:48:39
遗失的那些童年,你和杨明毅还能记得多少? 前几天和杨明毅一起赴电台做了期音乐节目,和主持人珈宁聊的挺开心,很难理解这样一个标准的美女主持会喜欢他的歌。究其原因,她解释的倒也合乎情理,她觉得大洋的除了接地气之外,有种小城市热血青春的淳朴气息迎面袭来,打得她措手不及。“豫语”听起来虽然不是很懂,但有种说不出的喜欢,这让我深感欣慰,她亦是我近几年遇到的为数不多的主持人,这一点绝不恭维。 中原大地曾经出过许多的音乐人,程琳、陈明、李延亮等大咖,但杨明毅也算是近期为数不多的比较有特点的音乐人,当我时间听到他的歌声时,我毫不犹豫的将其招致麾下,还真不是中国好歌曲的招牌吸引了我,过了许久才找到答案,是他身上特有的那股豪迈气概吸引了我,而这种气概也是我很欣赏的。杨明毅文化水平不是很高,但多年来对于音乐的挚爱足以弥补一切,他的歌声记录了一个小镇青年对于身边事物以及外面世界的情感诠释,惶恐、悲伤、喜悦、憧憬都伴随着琴声、歌声铿锵有力刺向你的耳膜,这亦是许多中原儿女内心一直想要表达的情怀。 中国好歌曲这个平台我是蛮喜欢的,它的确推出了不少的音乐作品,也捧红了一些唱作人,如苏运莹、莫西子诗、赵照、霍尊等新人,也让张岭、马条、赵牧阳等一些早期成名的音乐人重新回归大众视野,无论从生活上、事业上都有了质的提升,这一点让我感到由衷的赞叹,如今各种名目繁多选秀节目遗留下来的的学员,经过这么长时间的积累,越来越多,但其实处境都很尴尬,在乐坛的发展并不是很顺利,私下也向我倾诉,我也是深深理解,也曾告诫他们这只是一档电视节目,不要抱有太大的期望值,还是应该专心创作音乐,或者说选秀节目本身就是一个游戏,可别把它当真了。 参加完中国好歌曲之后,杨明毅回到了郑州,偶尔回老家看看儿时的玩伴,仍然继续从事音乐教育工作,以贴补家用,抽出时间来 继续创作音乐,推掉许多商业演出,将心态放置,从零开始,忘记那个节目,这是我跟他沟通的结果,还好他耐得住寂寞,专心创作音乐,这期间写了不少作品。 去年,我成立了一家网红的经纪公司,开始游说杨明毅加入其中,他当时顾虑颇多,忧心忡忡。后来,在我的苦口婆心之下终于答应尝试一下,跟我说能否戴一个面具,弄得我哭笑不得。做了半年时间,成绩斐然,俨然成了某直播平台炙手可热的原创音乐人,前几天做了一期直播现场,居然在线14万网友观看他的演出,鸟巢坐满才容纳八万人,这其实还不算什么,重要的是许多歌迷纷纷从外地坐飞机过来观看他9月23日中华世纪坛剧场的演唱会,这才是我想要的结果。 为了让杨明毅的音乐能够脱胎换骨,我煞费苦心请来了内地炙手可热的音乐人汶麟担任他的音乐制作人,给他的音乐重新做了编曲,邀请了一些国内音乐人为其保驾护航,我喜欢子曰乐队的音乐,而杨明毅的音乐风格和他们有些相似,请汶麟为其量身定做很合适,事实证明,经过很长时间的雕琢,音乐可听性及质量上有了质的飞跃,功夫不负有心人。 我和杨明毅喜欢小酌,但对于地方戏剧均有着深厚的情感,我喜欢小时候村子里红白喜事时乐队的表演,唢呐、笙、快板这种传统的音乐表达形式,再配上豫剧真的是好听死了,很可惜如今很难再看到这样的情景,这些古董早已被时代抛至脑后,杨明毅用豫剧的表达形式加上民谣的元素,完整的歌唱出来,不禁让人联想翩翩,至少说是对河南地方戏剧的光复起到了一种至关重要的推动作用,这种作用刚开始可能不太明显,但随着时间的推移,未来会有许多年轻的孩子一定会刨根问底,当他们找到根源之后,才知道多年前有个曲种叫“豫剧”很好听,那或许才是真正的荣耀,如果能让河南地方戏剧重新回到大众视野,我等音乐人为其奋斗终生亦无怨无悔。 有许多像杨明毅这样的小镇青年都怀揣梦想,为自己的理想而孜孜不倦的甘洒热血写春秋,如果能让国内那么多祖辈留下的瑰宝(如皮影戏、地方小语种戏剧)拨开云雾见青天,不会永远消失在我们视野,那就再好不过了。我很怀念小时候和小伙伴搬着凳子坐在那里熬夜,眼巴巴的看着乡村艺人酒足饭饱之后开唱,喜欢杨明毅的那首《遗失的童年》“小白孩儿坐炕沿儿,洗白手做小鞋儿。小鞋儿小鞋儿叫谁穿?叫猫穿,猫打能能真好看。小汽车,滴滴滴,马兰开花二十一呀,二五六二五七,二八二九三十一......(文/郭志凯)
吉塞拉樱桃苗报价
鲁丽苹果苗供应
山东军魅红梨树苗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