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军事

时评:政府应从路桥利益中抽身

2018-12-07 19:38:31
时评:政府应从路桥利益中抽身 政府要成为公共利益的代表,必须从“路桥利益”中抽身而出。

只有超脱于“路桥利益”的同盟,把自己的利益剥离出来,收费还贷才真正是一种“取之于民用之于民”的公益。

修路架桥是为了什么?对浙江台州椒江大桥、郑州黄河公路大桥、济南黄河大桥来说,答案很简单:收钱。

近日,从南到北几个大桥的收费问题,使得路桥费再次引来社会关注。

公路、大桥,是重要基础设施,具有公益性。

但从征地到铺设到管理,公路、大桥可谓昂贵。

数据显示,地势平坦处修1公里高速公路约需3000多万元,山区则可高达7000多万元。

如果仅靠政府的公共资金,难免捉襟见肘。

在供需矛盾下,市场得以参与,“贷款修路、收费还贷”的模式也成为常见的路径选择。

因此这些公路、大桥具有了商品性,让一些人能够进行利益合谋。

修路架桥的目的,也“提纯”成了赚钱。

政府不仅以公路收费还贷,“溢出”的部份还成为政府财政资金,甚至是部门小福利的重要来源。

而一些经营性的路桥,则由投资企业垄断,暗中进行利益交换。

这或许正可以解释,为何三水大桥能公然违背“收费长不得超过25年”的规定,收费50年。

而河南省交通厅前后四任交通厅长因贪腐落马,也不知有多少郑州黄河公路大桥的利益输送。

这样的猜想并不是没有根据:审计部门发现,一些地方为了增加路桥公司的经营事迹,不惜违规批准提高收费标准;在公路违法乱收费之时,竟有一些地方财政参与分成。

乱收路桥费,是把公共利益地方化、部门化、个人化。

在某种程度上说,公共利益的利益主体——公共,是一个相对虚化的“集合名词”,而地方利益、部门利益或个人利益,则有实实在在的主体。

在这样的情况下,政府要成为公共利益的代表,必须从“路桥利益”中抽身而出。

只有超脱于“路桥利益”的同盟,把自己的利益剥离出来,收费还贷才真正是一种“取之于民用之于民”的公益。

而对于经营性路桥的收费,政府应当起到的,是监督管理的作用。

包括防止垄断经营,对收费标准、收费时限和服务水平进行有效监管,为收费路桥建设提供必要的财政支持和优惠政策,建立健全法律法规体系等。

这就更应当避免“既当运动员又当裁判员”的夹杂不清。

只有政府定位好了自己的管理者角色,收费路桥才有可能在公益性和商品性之间达成平衡。

一方面,收费标准是否合理,决定着消费者是不是选择收费路桥,也决定着路桥的使用效率;另一方面,也才能形成公道、全面的成本核算,不让本应有利于经济发展的“血管”,成为抬高物流成本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