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旅游

天堂有只蝴蝶

2018-10-28 12:25:19

天堂有只蝴蝶

那尖锐的手术刀在我的身上残忍的毫不留情地划过,撕裂了我的肉体我的灵魂。我清晰地听到了我身上细胞们道别的声音。

泪,从眼角一颗一颗地滴落,我知道我一点儿也不勇敢,真的,我很不勇敢。痛时,我就哭。因为我找不到比哭更好的解脱方法了。

我突然就昏厥了过去,尽管那个美丽温柔的死党同学护士在旁边百般地引导我想爸爸,想妈妈,想蓝天白云,想漂亮的满街的新衣服……可是我的脑子里是咝咝的声音,割肉的声音!“爸爸妈妈,我想你们啊。我想你们!”可我没让他们知道,我害怕看到爸爸妈妈担忧万分的愁容。在我走进手术室之前,没有任何人知道,除了医生还有后来冲锋陷阵才冲进来的死党。

三十秒钟后,我困乏万分却自觉地睁开了虽疲惫却仍不失美丽的大眼睛!美丽温柔的死党同学护士笑眯眯地对我眨眼,她今天穿着很美丽的套裙,真怀疑,怎么就不穿白大褂呢?主任医师像老妈一样,睿智的眼中满是浓浓的深情。我没理由不看她们,所以,我睁开了眼。

疼,怎么就不疼呢?我皱着眉头,怀疑着。“给你麻醉了啦?”她说,我信了。我的小指上的长指甲在她的手掌掐出了一痕血。“没事,等会儿她自己会包扎的。”我的心里说道,就不好意思地朝她媚笑了一次!她也回我一个可怕的笑,那是准备又让我又挨一刀的预备的笑容!

我附在她耳边,“我准备自杀”语气平淡得有点乏味。“因为我浑身是病。”

“那我不是要死好几回了!”她掀开长袖,我真的看见了有许多的针孔的痕迹。我又晕了过去!

醒来后,依然是她那美丽温柔的笑颜。我无法抗拒。我知道,独在异乡的她,病时,就自己给自己输液,拔掉针头后,仍得笑眯眯地继续工作。她不会请假的,因为她仅剩那的一点要强了。我知道她忍住痛苦,拔掉手臂上的针头后,还得继续为病人扎针。每想到她的这一点,我的心就支棱棱地疼。但是,我从不去劝她,从不去关心她。我知道我们都在刻意忘却生活的痛。而我,却常常需要她的关心,需要她的安慰。

很多的夜,我们泡吧、喝酒、无端地望天。但是,我们从不喝醉,我们到“离空间”但不和陌生谈情。她在想着她的爱人,咫尺却天涯的爱人,痛并快乐地爱着的爱人。我在落寞地细数我的疼痛,我曾经疯狂的爱恋,如今已烟消云散。岁月里,留我如祥林嫂般地自言自语。

我望着窗外,有蓝天,几朵浮云。我还看见,有只落单的孤雁扇动着羽翼,在向我招手!我朝它虚弱地笑了笑!

我想起了星期天的下午,我一个人百无聊赖地躲在被窝里,睁着眼睛数时针的情景。我意想着爱神正挥动着翅膀刺向我洁白的胸膛,刹时,血淋淋的心脏跳了出来,滚落在床底下。今天是星期一,我真的找不到心脏了。此刻,我躺上病床上,尽管医生说,无大碍,只是得动点小小的手术。我却一直觉得我的心脏丢了,绝望的滋味。

“多多米米啦……”该死,我竟然把带到里面来了。我听着那熟悉的特意设置的音乐,知道是他打来的,远方的一个爱人——应该算是一个爱我的人,我却不知道自己爱不爱他的一个男人。他总会说爱我爱我,又说,不要相信男人的话,天啊,他是不是男人啊?当我把这个可爱而又愚蠢的话一问出口,他竟然答道,我是男人,但是是一个与众不同的男人,一个只爱你的男人,我不会说谎的,你相信我!可我已经26岁了,我读过很多很多的书,我能从声音里测出男人的气息和真诚度。

有事没事,我就握着话机听他说话。长途啊,我说,电信公司明天就给你送锦旗了,感谢你为他们带来这么丰厚的收入啊。

我们的相识,是在一个秋天的旅游节上,当时,红了相思,火了秋水,没有预测明天的故事会不会继续,也不想预测。我是个把爱情当宿命的女子。

有一天,他问我,你想变成我的什么?我很纯很纯,很动容地看着他,那时,我想我是真的爱他的。我充满爱意地说,我想变成你的睫毛。你睡时,我就静静地陪着你,醒着时,为你挡住所有的轻风冷雨。我的语气是百分之两百的真诚和真实和深深的爱。足已融化所有的残冬积雪。

其实,我从不敢去考证一个男人对我的爱有多深。因为我属于那类女子,冷时,只能自己给自己温暖的女子,我已经习惯了一个人的寂寞。

我也学着他看我的样子,深情地注视着他的长着长长的睫毛的眼睛,看见了里面有一个我的小小的褐色的影子在看着我。我温柔地问他,你呢?想变成我的什么呢?变成你的,让你时时刻刻地握在手心,时时拿起来看。那我可能一辈子也难忘的话。他没有想到这么经典原创的一句话被我读成了一辈子的孤单的理由!

“多多米米啦……”该死!那音乐在这安静的手术室里弹奏成了嬉闹的哀乐!

主任医师仍像老妈一样,睿智的眼中仍是浓浓的深情。当她再看我一眼时,我竟悟到了许多可怜的湿漉漉的水啊。只是,没滴落在手术盘里,要不,我可能还可以欣赏到另一种美妙绝伦的旋律。

我疲惫了。

于是,我又睡着了。

醒来时,一片洁白的光圈温柔地扩散在我的眼前。我那美丽温柔的死党同学护士低垂着睫毛,轻轻地靠在我的床边,沉沉地睡着。

我轻轻地抽身,轻轻地走到落地窗前。今夜的夜景,多美啊。星星狐媚地眨着我常常在男人面前眨的眼。我穿着洁白的睡衣,轻飘飘地,飞了起来……

愿生命化作那朵莲花啊。

十一层飘下一个影子!

我在的纯静的微笑里,看见了远方的他,在医院的门口,从一辆的士里跳了出来,狂奔向住院部……

屏蔽触头盒
小型冷藏车
制袋机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